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揭秘贱卖中超的台前幕后争利变让利

2019年06月08日 栏目:故事

揭秘“贱卖”中超的台前幕后: 争利变“让利”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进行多年,中超也已经快走到第九个赛季的尽头,中超赛场广告展板的老化、式样陈旧

揭秘“贱卖”中超的台前幕后: 争利变“让利”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进行多年,中超也已经快走到第九个赛季的尽头,中超赛场广告展板的老化、式样陈旧是切实的问题。为此中国足协准备引入LED广告板,而在雷曼和中超公司沟通之前,他们也已经伸手深圳红钻的中超赛场广告,此外还有一家中超俱乐部长春亚泰,是由吉林一家叫大胜的公司负责LED广告。  “当时韦迪主任下决心引入LED广告,目的是提升中超赛场的形象,早他甚至提出中超公司可以承担一部分费用。等到鲁俊接手,去和客户谈判前,给他的底线就是不出钱。”  鲁俊和雷曼合同引争议  “雷曼门”源于雷曼光电在今年6月18日单方面以协议形式公布的公告,其中:“雷曼光电负责提供赛季内向中超联赛除深圳红钻和长春亚泰俱乐部之外的14个中超联赛参赛俱乐部主场比赛场所使用的LED全彩显示屏(广告板),总长为3360米……合作三年期满后,其所有权由雷曼光电无偿转给中超公司所有。”“ 赛季,中超公司开发赛场二圈固定广告板资源给予雷曼光电……经营收入归雷曼光电所有。上述二圈广告板总长度为110米/赛场……广告资源市场价值不低于2000万元/年。”引发轩然大波,媒体和中超俱乐部老总口中喊出了“贱卖”声。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还代理中超总经理的鲁俊曾在公开场合否认这一协议的存在,当时他的解释是:“这份公告是出于上市公司规章的需要,以公示形式向股东和董事会披露合作事宜,以期取得通过。具体的细节内容双方还在讨论。”而且作为中超公司董事的各中超俱乐部老总均未明确这份协议已签订的消息。  一位足协人士介绍,当时刊登公告确实获得了相关负责人的同意,但对公告内容双方却有着不同的解释,也就是说这份协议决不是正式定本,这也是随后足协负责人将雷曼公司代表紧急请到北京协商的原因,也可以说,就是之后《备忘录》出台的根本。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协议有无尚无法确认的前提下,有关人士亲眼看到一份和《备忘录》内容相同的协议书上有相关足协领导的签署意见,也就是说“贱卖”中超后五个赛季的LED广告板,几乎已板上钉钉!  二圈广告:皇帝的新装  抛开法律不谈,我们来关注一下《备忘录》和之前公告的“协议书”相比,发生了那些改变?  首先,每个俱乐部承担的“技术咨询费”由每年15万元增加到了22万元,不过费用中增添了两条“因设备故障原因所产生的技术人员维修差旅费”以及“零部件更换购置费”,也算一个交待。  其次,合作年限的表述,由“本协议执行至2013年12月31日,如双方顺利履行合作协议,则本协议有效期自动顺延至2016年12月31日”改为“本协议执行至2015年12月31日,如双方顺利履行合作协议,则本协议有效期自动顺延至2016年12月31日”。  此外,实际也是争议焦点所在,就是“二圈广告”这个牵涉“2000万元/年”利益的新名词了,在《备忘录》中如此阐述:“鉴于中超公司已取消开发赛场二圈广告板资源,雷曼光电享有的二圈广告板经营权相应取消。”“基于资源置换原则,中超公司以等值的一圈广告资源置换雷曼光电作为球场全彩显示屏供应商的相应权益。”落实到细节中,就是雷曼自身广告的展示时间从“上下半场各3分钟”,提升到“上下半场各6分钟”,也就是整场12分钟。  12分钟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大连万达每年出资5500万元赞助中超,也不过只获得中超各赛场12分钟而已!截至今日,中超公司在每场比赛掌握的60分钟活动广告板时间分配,从世界知名体育品牌到络、酒类等主要赞助商,不过每场4分钟到10分钟不等。用这些数据来验证“贱卖”二字,真是再直观不过了!  鲁俊忠告继任者:不能一错再错  和雷曼光电的合作,业已卸任的中超公司代总经理鲁俊是难辞其咎的,至少在开始阶段,刚刚展开工作的他踌躇满志,在和雷曼的接触到谈判过程中步子太大,一位业内人士的评价是:“他对足球这潭水到底多深还是缺乏了解。”当雷曼光电首次公告之后,鲁俊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着手布置了一些调查工作。  一位参与调查的中超公司工作人员举了个例子:“雷曼光电和中超公司谈判时有个很有说服力的筹码,他们称国庆60周年天安门庆典现场的LED是他们做的,我们调查下来结果就不是这样,他们只是部分器械的供应商,LED这个行业器械提供和安装运行概念差远了,打个形象比喻就是一个灯光工程里你只是卖了几个灯泡而已。”而对中超赛场LED广告价值的进一步调查更让他们大吃一惊,“和预计的价值差太多了,看来外界所说的‘贱卖’并不是没有道理。”此外还有关于雷曼光电这个企业的实力和经营状况的调查,对雷曼允诺免费提供的LED成本的估算……都让中超公司方面增添了压力。“找了一些专家咨询,也做了计算,雷曼在5年间投入的LED成本不过2100万元,他们获得的利益远远不止这些,5年至少可以盈利六七千万元。”  据悉,后来基于这些调查结果,在几次接触后鲁俊代表中超公司在协议细节上提出了进一步要求。在事情发展向着有利于中超公司一方时,他们的内部却“暗流涌动”,“我们的方案,接触新客户的情况,我们的底牌,变数,还有我们的短处,都会时间传到雷曼那边。我们准备给对方施加的压力,有人会悄悄帮他们在谈判前就解决了……后来双方的谈判变得一边倒,雷曼完全占据了主动,他们对我们内部真是太了解了!”  各种变化因为鲁俊的突然辞职戛然而止,而这时,一度被质疑从雷曼获取私利的鲁俊却成为签约雷曼的反对派。据闻,鲁俊离职时还曾抛下一句重话:“雷曼这件案子开始我犯了错误,但还有机会弥补,希望后来者不要一错再错!”这点也颇让韦迪和于洪臣两位当家人犹豫不决。  由此反观《备忘录》后来的迅速出台,而且其内容从双方争利变成足协一边倒的“让利”,个中原因耐人寻味。( 张晓露)

微信小程序应用
前列腺炎
seo网络优化是什么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