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GGV持续加码作业帮背后笃定模式正确

2019年03月09日 栏目:金融

7月18日,K12学习平台作业帮正式宣布完成D轮3.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由Coatue领投,高盛、春华资本、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襄禾

7月18日,K12学习平台作业帮正式宣布完成D轮3.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由Coatue领投,高盛、春华资本、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襄禾资本、天图投资、NEA、泰合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回顾作业帮融资历史,可以发现早在2016年GGV纪源资本就领头了其B轮6000万美元融资,并在C轮和D轮进行了持续跟投。

目前,教育机构涌现的市场上,GGV为什么持续看好作业帮这家K12教育学习平台?GGV执行董事于红为《华夏时报》分析了GGV对教育行业投资更深度的理解,并提出从 练习 而非 辅导 领域切入行业的独特打法。

此外,教育机构的盈利能力一直为外界所诟病,然而在投资人眼中,是否盈利并不是他们重要的衡量标准。于红表示真实的用户量、人效、完课率、续费率等指标则显得更为重要。 抓住这些关键性指标,公司盈利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GGV三年持续投资作业帮

2016年是一些创业者和投资人哀叹的资本寒冬。当时的作业帮也正经历着一次曲折的融资过程。原定投资机构基金内部出现问题,钱无法按时到账,这让CEO

侯建彬有些着急了。

这种状况下,侯建彬找到了GGV。 说实话,当时资本市场情况不太好,融资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因为跟GGV一直有沟通,他们在关键时刻 杀 了进来,给了我们这笔钱。 侯建彬表述。

实际上,GGV从2015年就开始跟作业帮接触,在经过一年的观察后,GGV对其运营模式和团队十分认可,于是在2016年与襄禾资本一起领头了作业帮6000万美元B轮融资。

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于红提到: 我们不靠别人来做决定,跟作业帮一样,GGV也是一个非常坚定的团队。当时市面上有那么多模式,我就笃定说作业帮这个拍照搜题是流量入口的这个模式是对的,同时我也认可侯建彬这个人。

2018年又是一个创投圈的资本寒冬,受到大环境影响,此轮寒风来的似乎更猛烈些。然而这次发展势头猛烈的作业帮却不缺乏投资者。7月18日,作业帮正式宣布完成D轮总额为3.5亿美元的财务融资。GGV继续加码。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展,作业帮已经证实了我们之前对公司的看法是对的,以及这件事是可行的,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中小学生市场有1.2亿的量,作业帮占据了70%,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于红提出。

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于红介绍,今天大家看到作业帮已经有上千万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了,但实际上作业帮发展早期只有50万DAU。投资人需要有一个于行业的认识。

目前教育机构涌现的市场上,GGV为什么持续看好作业帮这家K12教育学习平台?对此,于红有着一套严密的投资逻辑。她为《华夏时报》详细分析:首先,整体而言,跟电商不同,教育对人群更加敏感,所以教育领域是需要按照人群分布来划分的,具体可分为:幼儿教育、中小学教育和成人教育,另外有一些教育类别会贯穿不同人群,如英语、IT等。

按照人群来分布基本是行业内的投资人认可的一项常识,但GGV对教育行业还有些更深度的看法。 于红表示,如果把基于人群的分布列为横轴,GGV在纵轴上又把教育整体分为教学、练习和辅导三个环节。由此可以形成一张九宫格。

目前而言,教育市场中空间的无疑是中小学教育。根据教育部的《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教育共有在校生约1.85亿,招生约4696.27万人。市场空间大的地方意味着投资回报会相对较高。

对于市场的整体考量,GGV并没有直接投资市场的中小学课外辅导,而是选择从中小学练习领域切入。

于红介绍,

GGV持续加码作业帮背后笃定模式正确

目前为止,GGV只投资教育。而教育过程中会涉及学校、教师、学生和家长等多方面,但相对于学习而言,练习环节较为独立,因为学生可以自己做练习,因此练习的环境其实是简单的。

同时,练习能够积累的数据也多,从练习角度去切入,能够积累大量用户数据,成为用户的流量入口。因此,尽管市面上K12教育模式多种多样,于红笃定作业帮拍照搜题是流量入口的路径是对的。数据显示,目前作业帮用户量突破3亿,月活跃用户超过7000万。

作业帮的数据看上去真的很美,然而其模式却曾面临争议。直接的问题是,有人质疑,作业帮提供题目答案,这与抄作业没有区别。因此类似作业帮的模式只会聚集一些学习不好的用户,他们都不想学习,企业又该怎么去赚钱?

面对疑虑,于红对《华夏时报》说: 实际上,作业帮就像刀一样,它只是一个工具,它会起到何种作用,要取决于使用工具的人。目前每10个学生中,就会有一名使用作业帮,这并不能说明中国70%的学生都是差生,其实它呈现出一种非常正常的分布,有不爱学习的学生,但也许大量是一些中等或中等偏上的学生在使用,他们有对更好成绩的期望。

在于红看来,所谓争议其实是很难界定,对于投资作业帮自己一直十分坚定。争议的产生主要取决于你站在哪一方。此外,于红也曾提到过,一个完全没有争议的项目,它一定不是好项目。

盈利非投资人关注指标

除了作业帮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外,实际上2018上半年教育领域项目融资消息频出。芥末堆旗下堆栈资本提供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教育行业融资总额达147.1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天有0.81个教育项目获得融资,每个案子平均获投6566万元人民币。

尤其教育赛道上,更是挤满了投资人。 今年谁要说不看教育可能都落伍了。 有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讲述: 看过有些项目还处于发展早期,学生也就几十个,公司估值就要上亿美金。当时觉得项目比较贵,但就当我们在考虑值不值得投的时候,就已经有其它基金投进去了。

在教育领域深耕多年的于红,对行业的变化感触颇深。于红对表述,虽然今天教育领域是一个投资风口,但实际上,五年前看教育项目的投资人还非常少。

主要因为教育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行业。首先,如上文所述,教育涉及到的主体很多。此外,由于主体众多,教育领域中很多商业模式都无效,做起来难度很大。

比如投资人去看电商,实际上电商公司基本都长得差不多,大同小异。但教育公司不同,五年前,基本上所有的教育公司都长得不一样,光以 作业 为名的有作业盒子、一起作业、作业帮,但三家公司模式完全不一样。 于红说,尤其教育,大家的切入点都不一样。

五年前的教育市场很复杂,很多创业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同样,投资人在看项目的时候也无从借鉴,如果看懂了就投对了,如果看不懂,市场上又没有相同模式,往往可能就投错了。于红介绍,今天情况发生了变化,很多相同类型模式的公司开始涌现,投资也跟着热起来。大家发现,有些模式是可验证的,那么投资人就可以利用可验证的模式,去投其它类似模式的项目。投资就是这样一个演变的一个过程。

目前市场上,一方面教育领域投资火热,而另一方面,教育的盈利能力屡遭外界质疑。

但在投资人眼中,投资需要看的更长远,企业暂时营收可能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投资人往往希望被投企业未来能变成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至于它是今年盈利还是明年盈利并不是关键,只要平台上有足够多的用户,它肯定会有机会实现盈利。 有投资人对表述,相比于营收,自己更看重现金流。如果一个项目花钱花得很多,那么在资本情况不太好的状况下,会选择慎重投资。

也有投资人提到,自己曾投资过一家教育机构,因为公司处于非常早期,不仅没有产品,甚至连名字都没定下来。所以做投资决定的时候他主要考虑这家公司处于较好的赛道,且团队很牛。 实际上,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投资人的关注点会非常不一样。

对于公司的盈利能力,于红也表示这不是她考量一家公司是否值得投的重要标准,真实的用户量、人效、完课率、续费率等指标则显得更为重要。

具体而言,对产品驱动的公司来说,于红表示,会考察平台能否沉淀用户数据。除了能吸引来用户,还需要用户能沉淀数据在产品上。教育不只是把线下教育搬到上来就好了。互联产品对用户行为的深度改变更多的是因为用户的数据在平台上,这样产品才对用户有更加深度的了解。互联教育产品利用技术,终实现 因材施教 。

而对运营驱动的公司来说,于红认为应该更讲求效率,销售/老师等的人效,完课率以及续费率。人效决定了公司能否赚钱,可持续扩张;完课率决定了产品对用户来说是否是有效的。用户如果不能感兴趣产品,不能对你的教育产品本身产生粘性,那这还是一个无法持续的生意。 抓住这些关键性指标,公司盈利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盈利作为一个指标也非常重要,但作为投资人如果只看盈利水平,只能说明他对项目发展过程其实并不了解。 于红提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