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中年丁磊和他一个人的网易

2019年03月22日 栏目:法律

几天前,虎嗅曾写:易是要走上盛大路吗?主要的依据是:这两家都是以游戏营收为主的公司、都有过辉煌的游戏产品,都有着所谓的创新机制(创新院与杭研

几天前,虎嗅曾写:易是要走上盛大路吗?主要的依据是:这两家都是以游戏营收为主的公司、都有过辉煌的游戏产品,都有着所谓的创新机制(创新院与杭研院),但如今都陷入没有主力增长业务、人才机制与激励体系不完善,员工士气低落的状况。出版的《21世纪经济报道》对易的保守与纠结进行了更深入的报道。虎嗅节选如下:

不好看的业绩、保守的格局在美国东部时间8月15日披露易(Nasdaq:NTES)2012年二季度财报中,易营收20亿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8.75亿元,同比增长13%。其中游戏收入17亿元,同比增长6.25%,环比下降5.55%。这是易游戏收入首次下滑,且收入依然占比总收入85%。几大互联公司中,同样是产品多元结构和多业务线并行,易格局似乎捉襟见肘,既缺乏游戏、邮箱之外的其它拳头性产品;在微博、视频、电商等新领域的投入,也看不出有什么大张旗鼓的势头。与之相对,易手头却握有大量现金流。据其今年二季度财报,截至今年3月底,易账面现金为131亿元。这么多现金为什么不见易大规模砸向新领域?

“苹果500亿美元的现金都不急着到处投资,我们只有10亿美元,为啥就要急吼吼?”2010年底,丁磊曾反问;而去年7月,他又这样陈述自己的商业主张:“不想只做渠道公司,要抓住产业链上游,控制定价权。”

股权过大限制其冒险?据查阅易2011年年报,丁磊在易控股44.5%,基于该公司复杂股权关系,丁磊个人实际控股很有可能超过55%。“也就是说,这些账面现金大部分是丁磊个人的,相较其它创始人持股比例较低的互联公司,这或限制丁磊的冒险冲动和风险性投资。”有分析师和投行人士告诉。

游主业不稳大多数时候,易一直排名游戏公司的老二位置,现仅次于腾讯。针对游戏收入首次环比下滑,易给出的解释是:季节性因素影响及《魔兽世界》玩家时间下降。但易游戏长远忧患不容忽略。受道具收费模式影响,近年游市场整体增速放缓,据中国版协游戏工委(GPC)与IDC联合发布的《2012年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透露:2012年上半年端游实际销售收入197.3亿元,同比增长12.5%,与2011年上半年同比增长率32.4%相比,下降幅度超过了一半。

尽管丁磊力称:整体下滑正好可以挤掉络业泡沫,且下滑只是说明游业的短暂自我调节,但据多方获悉,事实上丁磊早在2008年即已明确认识到寻找新盈利点的迫切性。

“杭州研究院相当于是丁磊在公司内部开辟了第二战场。”有熟悉易的分析人士告诉,丁磊几年前迁往杭州、近年易研究杭州院的崛起,以及过去两年广州游戏部门高层的将帅变更,“实际上都显示了丁磊通过内部竞争,以增强游戏内部的血液循环。”

门户高管流失不断根据易2012年二季度财报,其广告服务收入2.04亿元,上两季则分别为1.43亿元和1.70亿元。门户作为仅次于游的易第二个基本盘,一直占易总收入10%以下。而竞争公司接踵发布的二季度财报:腾讯广告收入超过8亿元,新浪、搜狐则分别实现6亿元,“视频站等垂直领域的广告营收也能达到1至2个亿水平,易只有2亿多,单季营收看,创收水平不强。”易观国际广告分析师董旭指出:“事实上近期易广告收入就稳定在每季增长1亿到2亿间,营收基本没有竞争优势。”董旭指出,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企业基因不同。易以游戏为主,这使其在媒体营销组合方面不如竞争对手,而如腾讯是互联一站式生活平台,其在广告品牌营销和效果营销方面都有产品布局,易对广告主而言在吸引力和议价能力方面相对较弱。易门户广告增长乏力的另一个背景是,近期易门户高管的流失率已成为各大媒体热议话题。据不完全统计,易从2010年至2012年近三年共流失门户中高管超过十名,不少已加入创业大潮。有分析归咎于易公司激励机制缺失。据了解,易门户收入和利润不够,又需要推广,所以很长一段时间由公司统一推广,预算由各业务部门分摊。对此,丁磊曾尝试对易整体结构做出调整,但触发了远超过他想象的激烈对抗。而如果易门户自己承担主运营费用,又导致其势头不行、无法让丁磊满意。

在互联界坚执传统价值或许在2005年以前,实难以断言易是保守型公司,但2005年后,丁磊却的确越来越谨慎。尤其过去几年互联公司纷纷开辟新战场之际,丁磊却坚称:“一切不能为消费者、股东、员工带来价值的商业模式都是浮云,光吆喝、忽悠将给企业带来伤害,任何决策经历过大浪淘沙的易都将慎之又慎。”比如,去年7月,易以又尖又细、薄利多销的“印象派”项目切入大热的电商领域。“淘宝正经历囤积假货质疑,我不希望建立一个为侵犯知识产权推波助澜的项目,”当时丁磊在接受采访时称,

中年丁磊和他一个人的网易

而渠道派电商优势都与物流、价格和服务因素有关,“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现在许多公司都在不计成本地对此投入,对用户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馈赠,但行业形态讲已有过度竞争的环境。看到这些风险后,我找不到我可以喜欢的理由。”在2009年游戏产业年会上,丁磊还曾说过这样一行话。当台下问如何看待盛大给平台、资源和资金的创业基金计划时,丁磊回复大意为:不屑,因为这种方式功利和投机。或许丁磊真正想说的是:这种方式并不安全,易也没有到急需在外部寻找创新人才和项目的程度。然而2012年4月,变量终于到来,易资本成立,寻找创新人才和项目的努力,从公司内正式延伸到了行业中。据查阅的相关资料,易资本执行合伙人夏伟钧曾是纽约投资银行Wasserstein Perella收购合并部门金融分析员、美国生物科技公司IELab的亚太区总裁、华光资本董事总经理。而在更早之前的2001至2003年,夏曾为易企业与业务发展部门总监。

有观点认为,丁磊能够把钱数得很清楚,但也会看到长远的东西,属于既能看到近忧又能看到远虑的人,这也导致丁磊的内心长期以来的纠结,但他表现出来的风格通常为:让别人先去做,边观察边思考模式和玩法,等格局逐渐清晰、初步市场培育期已过,风险也逐步降低,然后易再做。

结语这位32岁即荣登2003年《福布斯》中国首富的少年得志者似乎已经抵达压力的峰值。易老业务守得不错,但究竟如何寻觅新利润增长点?移动互联大潮或给易带来进行多元结构调整的机会,目前其移动端开发应用也已超过20款。丁磊表示,分别对应易客户端、云阅读、有道词典、云笔记及游戏类产品的资讯、教育、效率和娱乐是易决定深耕的四大方向。但在盈利模式上,丁磊也直言“尚未看清楚”。此外,移动端如何将不同易产品串联?选择哪款产品做串联?除或已确定放弃涉足硬件外,种种问题易似乎也尚未找到清晰的思路。易资本似乎带来一个变量杠杆,它就像是易新长出的一根神经,与主干没有太多关联,却被寄希望于带来新想象力的可能。易能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