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汉代酷吏张汤后人命运儿子成三朝重臣九世封侯

2019年06月11日 栏目:体育

核心提示:张安世字子孺,京兆杜陵人(今西安市东南),是汉武帝时期酷吏张汤之子。本文摘自:《文史天地》2011年08期,作者:崔建华,

  核心提示:张安世字子孺,京兆杜陵人(今西安市东南),是汉武帝时期酷吏张汤之子。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2011年08期,作者:崔建华,原题为:《如履薄冰的卫将军张安世》

  张安世位高权重但小心谨慎。在伴君如伴虎的朝廷上,虽然也有忧郁,但能平安度过一生。他的处世哲学,可为后来相似者鉴。

  今日陕西西安市南郊有个高地叫做凤栖原。2007年,这个地方发现了一处占地面积很大的家族墓地,发掘工作直到现在仍在进行。近国家文物局正组织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该家族墓地赫然在列,并很有可能终当选。这不仅仅是因为其规模宏大,还在于大墓主人的显赫身世。有媒体在报道中对墓主的描述是“三朝重臣,九世封侯”,他究竟是什么人物呢?文物部门根据出土的“张”字铜印和“卫将长史”封泥,断定大墓主人就是西汉名臣张安世。因为根据史书记载,西汉姓张的卫将军唯有张安世一人而已。

  汉武帝给予的恩与痛

  张安世字子孺,京兆杜陵人(今西安市东南),是汉武帝时期酷吏张汤之子。汉朝允许高官保举子弟入仕,张汤历任廷尉、御史大夫,张安世得父亲庇荫,少年时代即在宫中做郎官。郎官的本职是“掌守门户,出充车骑”,为皇帝看门护驾,虽说荣耀,但毕竟类似于跟班的小厮。张安世就不同了,武帝派他以郎官的身份到尚书令手下做事。尚书可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皇帝掌握天下事除了通过三公九卿,另外就依赖尚书了。再说三公九卿五日一朝,并不能天天见到皇帝,平日的很多奏章往往要汇集到尚书,然后呈皇帝御览。如此重任,若不是张安世大才堪用,武帝岂能让他去做?

  汉武帝待下十分严苛,张安世不敢怠慢,就连放假也从未休息过。如此勤勉,再加上父亲位高权重,张安世的仕途前景本是不可限量的。不幸的是,元鼎二年(前115),他父亲出事了。当时朝中有几个大臣因嫉恨张汤,联合丞相庄青翟,告发身为御史大夫的张汤,理由是朝廷议定一些经济措施后,张汤总是给大商人通风报信,作为回报,商人们肯定也给了张汤不少好处。汉武帝痛恨手下背着自己搞小动作,不过,念张汤多年来劳苦功高,他原打算只给予警告。他问张汤:“我很奇怪啊!为何我想干什么,那些奸商都会提前知道呢?朕的好御史大夫,你说说。”张汤心存侥幸,以为武帝尚不了解内情,推说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汉武帝认为张汤死到临头不知悔改,竟然还敢欺骗自己,一怒之下将其处死。可追赃的时候,张汤的家产还不超过五百金,都是朝廷过去给他的赏赐所得,不存在违法暴富的问题。汉武帝意识到是有人刻意要陷张汤于死地,于是将包括丞相在内的告发之人全部诛杀。

  父亲犯了死罪,通常来说,出于皇帝人身安全的考虑,张安世根本就没资格继续呆在皇帝身边了。只因武帝觉得挺对不起张汤,非但没有赶张安世出官,还想找个合适机会提拔他。有一年,汉武帝出外巡察,丢失了三箱书,问遍群臣,无人知晓。张安世却能把内容一一誊写下来,供武帝阅览。武帝悬赏得到原书之后,拿来与张安世写的仔细对比,竟然没有丝毫差错。虽说汉代的三箱书写在笨重的竹简上,不比纸书,但三箱竹简所能书写的内容仍然是相当多的,张安世能默写下来,着实令汉武帝惊叹不已,于是他被提拔为尚书令,后来又升任光禄大夫。

  按这势头,到汉武帝去世时,张安世说不定也能成为钦定的辅政大臣,可他的运气实在糟糕,又一次受到亲人的牵连。征和二年(前91),皇太子刘据因遭人诬陷,出于自保,与父亲汉武帝兵戎相见。事后,凡与刘据有瓜葛的,都被武帝处死。张安世的哥哥张贺是太子身边的红人,也被逮捕治罪。为救兄长,张安世冒着生命危险给武帝上书,请求网开一面。武帝可能还是放不下二十多年前冤杀张汤的事情,答应放张贺一马,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张贺被处以宫刑。

  四年后,汉武帝去世。算起来张安世已经在武帝身边呆了三十多年,资历可谓深矣。但父亲做了刀下冤魂,哥哥受下奇耻大辱,谁也不能保证张安世的心中没有因杀父辱兄而燃起的复仇火焰。再说巫蛊之祸是表明大臣立场的关键时刻,在这个事情上,张安世营救兄长,尤其让汉武帝感觉到他还是有私心的。如果让张安世辅政,难保他对自己的内心积怨不会发泄在即位的小皇帝身上,因此武帝并未将他列入托孤大臣的名单。

  忠心不二事昭帝

  汉武帝死后,年仅8岁的幼子刘弗陵即位,是为汉昭帝。辅政的大将军霍光认为张安世忠诚谨慎,有意重用他。但霍光虽是武帝钦点的首席辅政,却并非的托孤大臣,除了他,还有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金日磾死得早,上官氏、桑弘羊与霍光争权,元凤元年(前80),他们联合昭帝的姐姐鄂邑长公主、哥哥燕王刘旦,企图杀掉霍光,废黜昭帝。霍光得知后,抢先下手,将参与谋反的人一网打尽,随后任命张安世为右将军光禄勋。右将军名号代表他已进入辅政大臣的行列,而光禄勋职在统领守卫宫廷禁地的众多郎官,张安世四十年左右的仕途终于迈上了一级大台阶。

  辅佐昭帝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古代有“立子以嫡不以长,立嫡以长不以贤”的传统观念,昭帝在汉武帝的子嗣中既非嫡也非长,他的帝位除了面临两个兄长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的很大挑战之外,还有一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一直困扰着昭帝和辅政大臣。昭帝的大哥刘据虽然死于巫蛊之祸,但这位故去的太子却留下了的孙子刘病已。因为刘据是冤死的,宫廷内、社会上弥漫着对故太子的同情之心,刘病已也得到很多人明里暗里的护佑,张安世的哥哥张贺作为刘据的故旧,就是其中的一位。

  汉武帝末年,刘病已因受祖父一案的牵连,原本生活在牢狱中。武帝后来知道刘据是被冤枉的,但他实在没有勇气公开承认自己错了,再加上他有意立幼子为太子,也不能端端地下诏恢复刘据之孙刘病已的皇族身份,因为他知道,这么做将会给幼子刘弗陵带来麻烦。汉武帝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临终前他颁布一道大赦令,刘病已夹杂在大批罪人中被释放了。由于不是针对一人的特赦,出狱时年仅五岁的刘病已成了烫手的山芋,掌狱的丙吉将他送到京兆尹府,京兆尹对这个敏感人物不敢接纳。丙吉与刘病已祖母史良娣的娘家联系,这才给刘病已找到了归宿。

  不久,刘病已又被送入掖庭抚养。接纳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安世的哥哥张贺。原来,张贺遭遇官刑之后,到后宫中担任掖庭令,负责为妃嫔们提供后勤保障。念及刘据的往日情谊,张贺待年幼的刘病已如同己出,不但拿出自己的俸禄伺候衣食,还供他读书。刘病已渐渐长大,他身体里流淌着皇家的血液,似乎深得上天眷恋,一些离奇的现象往往发生在他的身上,比如他脚底板长毛,睡觉的地方常常有神光闪耀,只要他去哪家买饼,哪家就会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民间甚至传言,上林苑中有树叶被虫咬过之后,竟然咬出了“公孙病已立”的字样。张贺觉得刘病已前途不可限量,欣喜之余又对张安世言及这类事情,张安世严肃告诫兄长,“少主在上,不宜称述曾孙。”(刘病已是武帝曾孙)

  后来,刘病已到了娶妻的年纪,张贺想把自家的女儿嫁给他,去征求弟弟的意见。张安世怒气冲冲地说:“刘病已是故太子刘据的后代,作为罪人的孙子,能够以普通人的身份在掖庭供养长大已经是他人生的福分了,你竟然还打算把闺女送给他,我坚决不同意,你再别说这事!”张贺畏惧贵盛的弟弟,打消原先的念头,转而与手下负责布匹织染的暴室啬夫许广汉商量说:“刘病已虽说现在地位不高,但毕竟与当今圣上有亲,假以时日,起码能得一个关内侯的封爵。你的女儿嫁给他,也会跟着享福的。”许广汉也是受过宫刑的人,心想自己耻辱一生也就罢了,女儿若能找个好人家嫁了,那是再好不过了。他满口应允了张贺,将女儿许平君许配给刘病已。

  其实张安世也是为哥哥着想,但兄长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把他说的话都告诉了刘病已,导致他在后来的汉宣帝时期备受煎熬。不过此是后话,在昭帝时期,由于他竭力维护昭帝的正统地位,深得昭帝与霍光的赏识。元凤六年(前75),昭帝下诏封张安世为富平侯。

内蒙古治疗性病好的专科
石家庄治疗妇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郴州那个整形美容医院排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