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鹤舞月明 第二四九章 伏击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军事

鹤舞月明 第二四九章 伏击更新时间:2oo-25第二四九章伏击南宫羽的议案,最终没有通过,没有议案的强制,林菀城的运输中队,除

鹤舞月明 第二四九章 伏击

更新时间:2oo-25

第二四九章伏击

南宫羽的议案,最终没有通过,没有议案的强制,林菀城的运输中队,除了极个别的情形,最终也没有流行起来。大部分精英小队,又回到了和以前一样的生活之中。

目前从总体上看,妖族的绞杀中队,效果远不如想象的那么明显,毕竟,规模越大,机动性越差,抓住人类运输小队的可能就越小,人类的损失,反倒比以前略略有所减少。

当然,其中的原因,到底是因为人类飞船技术的改进,还是妖族绞杀中队不合时宜,不乏争论,两种观diǎn,谁也説服不了谁,新的组建运输中队的议案,也因此暂时没人再提。

上官不逊之类有这个想法的修士,总要找到一个借口,他们,在等待一个契机。

也许是为了挽回议案被否决的影响,南宫羽小队,明显加大了申请任务的强度,任务期间的休整时间大为减少,一年来,申请任务的次数比前面多了三成。而且目的地都是万宁要塞。

南宫羽小队本来就是实力最强的小队,如此的拼命,加上飞船性能优异,运气也不错,除了4次被迫返回林菀城,还没有生被妖族的绞杀中队缠住,脱身不能的情况。

采用这种略带几分疯狂的策略,南宫羽的军功,自然飞的增加,他终于拿到了林菀城军功第一。当然,由于休整不够,小队的战力,不可避免的有所下降。

拿到了军功第一,其他的议案也没有出现,渐渐的,在林菀城的酒会上,南宫羽又恢复了昔日指diǎn江山的风采,酒会之上,他又成了如何选择飞行路线,如何规避妖族斥候的席专家。

凤如山和慕容雪菲,也没有返回天元派,继续着不紧不慢运送物资的节奏,不过楚冰儿现,凤如山对酒会的热情增加了不少,几乎从不缺席,当然,他仍然説话不多。

也轮不到他言,他的“蚂蚁搬家之法”,没有普遍意义。

……

南宫羽的小队,和其他小队一样,也是谨守昼伏夜出,低空慢飞八字真言,飞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一条条峡谷中缓缓地前行,迂回靠近万宁要塞。

安全起见,船中的修士,自然不敢轻易用神识查看周围情形。峡谷中漆黑一片,偶尔传来几声夜枭的鸣叫,即使是金丹真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长了,也不大愿意説话,飞船中的气氛,颇为压抑。

“这次从万宁要塞回来,要好好的休整休整,飞船也要大修一次。哼,凤如山,慕容雪菲,上官不逊提出新议案之日,就是你们的死期到了。”

南宫羽静静的坐在飞船上自己单独的房间内,面色很是阴郁,几乎要滴出水来。

三天前,消息传来,有两个家中长辈,对他的评价是:小队长之才,修炼资质尚可。建议在宗门苦修,进入家族内堂。

接到这个消息,南宫羽心里凉了半截。

南宫家子弟进入内堂,并不是一种惩罚,相反,对很多人而言,进入内堂,是一种奖励。

内堂,即使在南宫家内部,也颇为神秘,众所周知的是,内堂弟子,无一不是战力群之辈,修炼的条件、各种待遇也远一般的家族弟子。

但南宫羽却还知道,内堂弟子,除了修炼,主要是负责执行家族的一些秘密任务,这些秘密任务,主要的对象是南宫家在五行门内碰到的麻烦。

因此,内堂一入深似海,一旦进入内堂,就再也没有机会代表南宫家、代表五行门对外进行各种交流,除非他能结婴成功。可惜的是,尽管内堂弟子修炼的丹药、灵石都不缺,但能结婴的却很少。

结婴,可不是按照一门功法,打坐、吃药那么简单,心胸见识,境界机缘,缺一不可。

内堂,和在外面行走的无限风光比起来,南宫羽,更喜欢后者,他很享受各种崇拜的眼神。

可惜的是,凤如山不崇拜他,慕容雪菲也不崇拜他,因为两人的不肯合作,他的议案没有通过,只得了个“小队长之才”的评语。

“也许还能挽回,只要不出岔子,七师叔应该会再为我争取一次机会。”

南宫羽自言自语了几句,推门走出物外。

穿过这个峡谷,天就要亮了,他们,要停下来,等待白天过去,等待黑夜的再次来临。

“杀!”

飞船猛然一震。

“不好!有埋伏!一号方案,出击!”

南宫羽大喝一声。

……

“凤如山,你有把握吗?”

藏身在小山谷中的隐蔽阵法之中,慕容雪菲手心竟然微微有diǎn潮湿。

为了对付南宫羽,她付出的代价有diǎn大。

“师叔,其实杀不杀南宫羽关系不大,只要苍缺打掉他的小队,南宫羽1oo年内都抬不起头来,以南宫羽的性格,比杀了他还过瘾,嘿嘿。”

凤如山根据南宫羽酒会上的“经验之谈”,总结出南宫羽小队的飞行规律,剩下的事,就全看苍缺的了。

他和慕容雪菲,则等在南宫羽回逃林菀城的路上,希望能捡两条“落水狗”痛打一番,至于能不能碰到南宫羽,虽然凤如山算计了大半天,当然少不了要碰碰运气。

“胡説八道!凤如山,我们只杀南宫羽,五行门别的弟子,这次就算了。他们又没招惹我。”

“好,好,师叔,你説杀谁就杀谁。”

凤如山知道慕容雪菲心里对他们“勾结”苍缺对付人类修士很矛盾,也不和她争论。

就在刚才,慕容雪菲还提醒他,要他别婆婆妈妈的,下手要干净利索,好好的领会“快、准、狠”三字诀。

“哼,凤如山,不能白白便宜了苍缺,你多留心一下苍家营的布防,让公孙愚收拾他一下。”

慕容雪菲心情烦躁,嘴里就不肯闲着。

“好好,我听师叔的。嗯?师叔,我又不懂行军打仗,随便看几眼,哪里就能帮上公孙愚。再説,要给公孙愚解释清楚情报的来源,估计不大容易,公孙愚可不是苍缺。”

凤如山苦笑不已。

“凤如山,你!我不管,你想个办法,那可是整整一船的装备,反正不能白白便宜了苍缺。”

公孙愚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军方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凤如山一个完全的小白,利用仙府运运物资倒也罢了,想在战略战术上和公孙愚“弄鬼”,慕容雪菲也知道是强人所难。

“好,好,师叔,我想想。”

“凤如山,你!”

对凤如山明明白白的敷衍,慕容雪菲也无可奈何。

只靠他们两个,要苍缺的小命也许不难,但要想对万宁要塞的战争态势有什么改变,太过异想天开。即使仅仅对上一个不起眼的苍家营,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

妖族,和人类争斗了几万年,可不是一个小金丹随随便便就能算计的。

“唉,説不得,看来还是交给小红的好,交给师叔,估计只能让师叔更生气。”

凤如山心中嘀咕了两句,面上自然没有任何异样。

原来,这次和苍缺的“合作”,关于南宫羽的那船装备,却不是“白白的”便宜了苍缺。伏击南宫羽小队的“妖功”,凤如山很“大方”的全部让给了苍缺。自己独享“妖功”,苍缺当然要在灵石上对凤如山作出“补偿”,这船装备,会分一半给凤如山。

近几年来,凤如山和苍缺的小小“合作”,放在整个万宁要塞,自然毫不起眼,但对苍家营,对苍缺,却至关重要。

苍缺借凤如山的东风,在苍家的地位直线上升,对凤如山看得很重。但凤如山是胡家精英,别的方面,根本对苍缺一无所求,苍缺能做的,也就是在灵石上尽量让凤如山“满意”。

幸好“木胜”为“妖”,不是太贪心,“两妖”的合作,目前双方还都比较满意,苍缺,断不肯为了半船装备,让“木胜”心生芥蒂。

凤如山也不敢不要。

“木胜”甘冒“奇险”,不就是为了灵石吗

?不过于斤斤计较,还可以理解为生性豪爽,如果视灵石如粪土,就和“木胜”的所作所为不符,不免让人疑心。

而且,对袭杀南宫羽,凤如山没有半分负担,至于这次采用的手段,他不愿意去想,半船装备,更是小事一桩,让小红买几个“猫不理”尝尝,胡闹一番,也就是了。

对冰风雷三种凝灵珠,小红可是惦记很久了。

“凤如山,小红的化魔神针效果到底怎么样?”

慕容雪菲见凤如山久久无语,只好没话找话。

“师叔,还那样!精炼、分离不同性质的魔气,墨者行会不知道研究了多少年,小红没那个能耐。不过对付南宫羽应该差不多够了。”

“哼,就会吹牛!”

魔气,小红不缺,魔液,小红也不缺,将魔液灌进化魔神针之中,更是举手之劳,但要想针对南宫羽的法力灌进相应的魔气,小红差的太远。

小红,经常拿化魔神针“攻击”凤如山来检验自己的研究成果,一年多来,凤如山差不多试验了近百次魔针入体,不过根据凤如山的体会,小红自称分离出来的几种魔气,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就是普通的魔气。

不过他不在乎。

现在,化解法力中的魔气,对他而言,实在太过轻松,魔火球几乎和普通的小火球一样得心应手,当然,魔火球的威力,也和普通的小火球一样,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就是颜色不一样。

“师叔,注意,有人来了!”

凤如山精神一振。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